---- 所有作家 ---- 華人作家 ---- 外國作家 ---- 校園作家 ---- 言情作家(網絡) ---- 武俠作家 ---- 網絡作家 ---- 推理作家 ---- 科幻作家 ---- 恐怖靈異作家 ---- 韓國作家 ----
 位置:首頁>短篇作品>文章內容

農村媳婦

來源: 作者:六六 發布時間:2008-04-22

  一

  一大清早才六點半,李昌景就坐到秋月宿舍的床上了。

  秋月端著搪瓷茶缸正在水房里刷牙,同宿舍的鐵嘴花臉上糊著眼屎,蓬著頭發,腰里揣著臉盆,肩膀上搭塊毛巾沖進來跟秋月說:“你的那位來了,在等你。”“什么?”秋月楞了一下,“那么一大早,出什么事了?”秋月匆匆抹了把臉揣著一套洗漱家什直奔宿舍。

  秋月的被窩還沒疊,儲存一夜的熱氣估計都沒消呢,就見昌景一屁股坐上頭看她。“這么一大早,你跑來干嗎?”秋月問。從昌景的學校到秋月的研究所,地走得最少1個鐘頭,沒啥急事兒,昌景不會浪漫到清早跑來唱情歌。

  “秋月,我們結婚吧!”昌景低著頭自說自話,連抬頭看秋月的勇氣都沒有,就跟背誦了一夜清晨趕考一樣。

  “我。。。。。。。我。。。。。。我沒考慮過這事兒啊!你容我想想。不能說結就結呀,什么都沒準備,這好歹也是個大事。”秋月結結巴巴,“不急,不急。”秋月自己先穩住陣腳。

  “急!”昌景猛地站起來一把拉住秋月的衣角,用力拽了拽。“毛主席指示知識分子都要下鄉接受再教育。醫學院已經遷到農村去送醫下鄉了。我們學校馬上也要下去。我昨天接到的消息。這一去,不曉得什么時候回來,我看,我們先把證領了吧?!”秋月突然就沒了主張,口中喏喏地說:“我,我,我什么都沒準備呀,哪能你說結就結呢?”

  “你說要準備什么?你說呀。”

  “這,這,這,鍋碗瓢勺總得有吧?倆人的東西至少得有個箱子放吧?不能攤滿地呀!住哪里?我們連身象樣的衣裳都沒有,結婚總要做一套吧?”

  昌景笑了,他把秋月的話當作默許。他胸有成竹地說:“房子我去要,現在學校空房子多,老的老師們都給派到鄉下去了,應該很容易弄到一間。箱子我這就去買,衣服你買你自己的就行,我的能穿。馬上要下鄉,好衣服也穿不著了。不用管我。”

  昌景得令般興高采烈地就快步沖了出去,秋月追了幾步,發現昌景不高的背影,竟有幾分難得的雀躍,單薄的身影很有朝氣。

  領完證,粉刷了一下小房子,昌景連頭上的白石灰水都來得及洗就帶著學生下鄉了。

  秋月環顧眼前這間13平方的小屋,最里面的拐角處是一張裸露的棕繃雙人床,床旁邊是一個嶄新的人造革箱。沒桌沒凳沒衣櫥,房頂的燈頭空著,沒燈,什么都沒有,倒顯得這13平方的房子空蕩蕩地敞亮。

  打開箱子,里面有一個6寸大的鋁鍋,一摞紅寶書。

  這就是昌景留給秋月的全部家當了。

  秋月繞房子轉了一圈,實在想不出呆這里的理由,想想每天晚上研究所里的政治學習,拍拍身上的灰,帶上門,走了。

  對于秋月來說,結婚與不結婚,沒什么太大區別。她一樣還是住宿舍,一樣還是跟昌景書信往來,多的,不過是一張紅紙,外加一間從沒去住過的所謂的家。

  結婚是件慎重的事情,秋月幾十年以后總結說,一定不要在大清早頭腦尚未清醒的時候接受任何男人的甜言蜜語。這種醍醐灌頂的大徹大悟,沒多年的歷練與折磨,是領會不到的。

  秋月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結婚了,是看到到廠門口來要生活費的大叔子。“這個月生活費你找你嫂子要,我在鄉下回不來。”昌景跟在念大學的大弟弟囑咐過后才下的鄉。

  秋月不是頭一回見大叔子四兒,剛認識昌景沒多久,四兒就跟昌景來相過嫂子。秋月眼里的四兒跟昌景截然不同,不象一母兄弟。昌景雪白干凈,纖細文弱,一看就象個書生,而四兒看著象座黑塔般結實,雖然也是在省城里讀大學,看著倒更象個農民。

  “嫂子,我哥讓我管你要生活費。”

  “多少?”秋月心里一驚,沒聽昌景說起過呀!不過面子上還帶著笑意。

  “25。”

  秋月翻翻抽屜,把25塊來回數了三遍,遞給了小叔。其實不用數,拿下去3塊,剩下的就是25。

  秋月下個月,就靠這3塊過日子了。“晚上我得寫信問問他。結婚啥都沒見著,咋就先出去一個月的工資了?”幸好秋月工作這么多年,積蓄還有些,這個月完全能對付。

  秋月這還沒來得及把信寄出去。丈夫的信先到了。“忘記告訴你了,我不在,麻煩你先把這個月的生活費25給我大弟弟,我回來還你。如果下個月我還回不來,你再替我給一個月,別斷了他生活費。還有,家里那口箱子,是我借徐老師的錢買的,27塊5,你若有,就先還上,沒有我回來慢慢還,不急。”

  秋月從板凳上驚得跳起來,打翻了桌上的大茶缸。還不急!怎么這樣先斬后奏?早知道自己不提那箱子的事了,這剛一過門,就背一屁股的債。不就一口奶鍋加幾本書嗎?哪值當花27塊五去裝?!

  秋月嫁昌景,那真是上了爹的大當了。

  當年介紹人問條件的時候,秋月想了想,就說,政治條件要好。我不能跟了他以后整天挨批斗,這個運動來,那個運動去,我受不了。秋月自己家里是老紅軍出身,根正苗紅,對出身特別講究,生怕被拖后腿。當然,二十多歲的大姑娘,思想是單純了些,對拖后腿的含義,最深也就理解到批斗。以后才知道,這拖后腿和搭配銷售是完全一樣的,不僅僅是一塊肥肉搭一塊瘦肉這一種形式,還有有獎銷售,買一送一,幸運大抽獎等多種不勝枚舉的隱含方式,只是被搭配者沒有意識到罷了。

  介紹人拍著胸脯說,這點沒問題!這個我打包票!正宗三代貧民!本人還是黨員,就是家里兄弟姊妹多了點兒,不過人多熱鬧啊!人多好辦事,你說是吧?“多少?”秋月還算長了心眼,問了一句。“八個。都成人了,沒什么負擔。”介紹人說。“那我得寫信去問問我父母。你最好把他家的家庭成員表和社會關系表拿來我看看,我也好跟父母交代一下呀!”

  介紹人拿著那本手抄本遞給秋月的時候,秋月的頭翁的一下就炸了。密密麻麻的鋼筆小楷從父字起,一直排到“孫”字輩。秋月不得不仔細檢查一下是否該男有婚史混雜其中。經過幾個姐妹一起整整一個小時的嚴格核實,的確未婚,而且比較幸運,大哥的孫子都有了。“嘻嘻,你這一談成就是奶奶輩的人啦!”小姐妹們打趣秋月。

  秋月將對方家史直接給在地委醫院當院長的父親寄去,自己就附倆字——可否?

  父親的信很快就回了,洋洋灑灑幾張紙,說理清晰,論據充分,意思是,我女不要擔心,此人乃大學教師,工作穩定,今后不會動蕩,又是黨員,說明政治過硬。教書正人先正己,一個大學老師,品行不會壞到哪里去。這是最主要的。至于家里親戚兄弟,誰也不是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個個都帶三分親。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要,兄弟姐妹都不顧,那也不是什么可以托付之人,很難想象對你真心實意。我看這個人行。

  秋月帶著對父親的信任,從此踏上漫漫不歸之途。

上一頁12 3 4 5 下一頁
上一篇:今生有緣   下一篇:寄錢風波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贊助商鏈接]
  [贊助商鏈接]
推薦小說
 ·桐華: 散落星河的記憶
 ·蜘蛛: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桐華: 半暖時光
 ·流瀲紫: 后宮·如懿傳5
 ·蔣勝男: 羋月傳
 ·辛夷塢: 應許之日
 ·張嘉佳: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念一: 錦繡緣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Fresh果果: 脫骨香
 ·古龍: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2014-2015年【10部】最熱門的經典武俠
 ·瞬間傾城: 烽火佳人
 ·蔡駿: 生死河
 ·丹·布朗: 地獄
隨機小說
 ·石康: 晃晃悠悠
 ·嚴歌苓: 穗子物語
 ·Fresh果果: 花千骨(仙俠奇緣之花千骨)
 ·vivibear: 蘇丹的禁宮
 ·雪兒: 天使耍你鐵了心
 ·海青拿天鵝: 春鶯囀
 ·倪匡: 怪新郎
 ·儒勒·凡爾納: 機器島
 ·高羅佩: 大唐狄公案·黃金案
 ·九把刀: 獵命師傳奇·卷五·鐵血之團
 ·張小嫻: 交換星夜的女孩
 ·赤川次郎: 天使系列
 ·駱平: 藍橋
 ·憶文: 胭脂寶盒
 ·司馬紫煙: 大雷神
 ·古龍: 繡花大盜
 ·朱天文: 朱天文中短篇作品
 ·朵朵: 野蠻侏羅紀
 ·施耐庵: 水滸傳
 ·丁力: 蒼商
努努書坊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網絡, 版權歸屬擁有者全權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請聯系刪除 - kikitree#live.com
怎样着湖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