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書坊 > 《北歐眾神》->正文

北歐眾神 正文 第5章 諸神的寶物
作者: 尼爾·蓋曼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1

    托爾的妻子是美麗的西弗。她是一位阿薩神。托爾深愛著她,愛她的白膚碧眼,愛她的紅唇和微笑,尤其愛她長長的頭發,那閃現著夏末麥田的金黃色澤的長發。¤

    托爾醒來,注視著沉睡的西弗。他撓了撓自己的胡子,然后用他的大手拍了拍妻子。“你怎么了?”他問。

    她睜開雙眼,那是夏日的天空的顏色。“你在說什么?”她問,迷惑地搖了搖頭。她的手指試探性地摸上自己粉紅色的頭皮。接著她望著托爾,滿目驚恐。

    “我的頭發。”她只說出這幾個字。

    托爾點了點頭。“都沒了,”他說,“他把你弄禿了。”

    “他?”西弗問道。

    托爾什么也沒說。他把叫作梅金吉奧德的力量腰帶系上。這腰帶讓他神力倍增。“洛基,”他說,“這是洛基干的。”

    “你為什么這樣認為?”西弗一邊問,一邊發瘋一樣摸著自己一毛不存的腦袋,好像這樣的撫摸能讓她的秀發歸來一般。

    “因為啊,”托爾說,“當有什么事情不對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總是,這都是洛基的錯。這給我省了不少時間。”

    托爾發現洛基的門鎖著,于是一把推開它,門碎落一地。他把洛基拎起來,質問道:“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洛基的表情猶如無辜的羔羊。

    “西弗的頭發。我妻子的金發。它曾是那么美輪美奐。你為什么要剪掉它?”

    千百種表情走馬燈一樣從洛基的臉上輪番演過:狡猾和善變、尖刻和迷惑。托爾狠狠地搖了搖洛基。洛基低下頭,盡量表現得為自己的行為感到非常羞恥。“因為太好玩了,而我又喝醉了。”

    托爾的眉毛放松下來。“西弗的頭發是她的榮耀。別人會以為她的頭是因為某種懲罰而被剃光的。你知道,他們會以為她和一些不應該認識的人干了一些不應該干的事。”

    “哦,對哦。確實如此,”洛基說,“他們確實大概會這么認為。而且呢,不幸的是,我是連發根一起拔除的,所以她這輩子只能遺憾地禿著了……”

    “不,她不會的。”托爾抬頭看著洛基。此刻他正怒若雷霆,把洛基高高舉起。

    “恐怕她真的會。不過,不是還有帽子啊,絲巾啊之類的東西嗎?”

    “她不會一輩子禿下去,”托爾說,“因為啊,勞菲之子洛基,如果你此刻不把她的頭發還回去,我將會把你身上的每一塊骨頭都折斷。每一根、每一塊。所有。如果她的頭發長不回來,我會回來把你的骨頭從頭再折一遍。然后從頭再來。你想,如果我每天都這樣折一遍,加以勤練,我很快就會很在行了。”他繼續說,聽起來好像甚至有些愉快了。

    “不!”洛基說,“我沒法把她的頭發還回去。這沒法辦到。每日海量書籍,大師課精彩分享威X:dedao555”

    “今天呢,”托爾沉思道,“折斷你身上的每一根骨頭總共需要大概一個小時。不過我相信好好練習后,我十五分鐘就能完成每日折骨。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吧。”他開始折第一根骨頭。

    “矮人!”洛基尖聲喊道。

    “什么?”

    “矮人!他們可以造出任何東西。他們能造出西弗的金發,能貼上她的頭皮,和自然秀發一樣生長、完美無瑕的金發。他們可以做到。我發誓他們可以。”

    “那樣的話,”托爾說,“你最好去找他們。”他松開舉著的洛基,讓他落到地上。

    洛基連忙爬起來逃了出去,免得托爾再折他的骨頭。

    他蹬上那雙可以讓他在天空中任意行走的靴子,徑直去了薩法塔夫漢。矮人們的工坊都在那兒。洛基認為,矮人中手藝最精巧的是伊瓦爾迪的三個兒子。

    洛基走到他們地下的鑄鐵工坊里。“你們好啊,伊瓦爾迪之子們。我四處打聽,聽說布洛克和他的兄弟伊特里是世上最偉大的矮人工匠。”洛基說。

    “不,”伊瓦爾迪的一個兒子說道,“是我們才對。我們才是世上最偉大的工匠。”

    “有人告訴我布洛克和伊特里兄弟能做出和你們一樣精妙的寶物。”

    “胡說!”伊瓦爾迪的兒子中最高的那個說,“就算是給馬上鞍這種事兒,我都不會交給那些笨手笨腳的廢物。”

    伊瓦爾迪三子中最矮小,也是最聰明的那個聳了聳肩。“不管他們給你造了什么,我們都能造出更好的。”

    “我聽見了,你們接受了他們的挑戰。”洛基說,“三件寶物。阿薩的神祇將評判誰造出了最精妙的寶物。哦,順便說一句,你們要造的三件寶物中有一件必須是頭發。完美至臻的金發,生長不息的金發。”

    “我們做得到。”伊瓦爾迪三子之一說道。洛基有點分不清他們。

    洛基接下來翻山越嶺去見被稱作布洛克的矮人。他來到布洛克和他的兄弟伊特里的工坊里。“伊瓦爾迪三子將為阿斯加德諸神制造三樣寶物,”洛基說,“諸神將評判這些寶物。伊瓦爾迪三子托我告訴你們,你和你的兄弟伊特里沒法造出那樣精妙的寶物,門都沒有。他們還說你們兄弟倆是‘笨手笨腳的廢物’。”

    布洛克并不傻。“這聽起來十分可疑,洛基,”他說,“這難道不是你的作風嗎?在伊瓦爾迪三子和我們兄弟二人之間挑撥離間,這看起來很像是你會做的事情。”

    洛基的表情極盡所能地坦誠,所以他看起來令人驚訝地誠懇。“和我無關。”他無辜地說,“我只是覺得應該告訴你們。”

    “你自己沒有從中獲利?”布洛克問道。

    “完全沒有。”

    布洛克點了點頭,抬頭看洛基。伊特里才是兩兄弟中更厲害的工匠,但布洛克是更聰明、更有決斷力的那個。“要真是如此,我們很樂意和伊瓦爾迪三子們比試技藝,讓眾神來評判。因為毫無疑問,我們兩兄弟能夠鍛造出比伊瓦爾迪一家精妙絕倫的寶物。不過,為了增加趣味,洛基,我們來點兒真格的吧。你敢不敢啊?”

    “你想提議什么?”洛基問道。

    “你的腦袋,”布洛克說,“如果我們贏了比賽,我就得到你的腦袋,洛基。你腦袋里有很多有意思的東西,我想伊特里可以用它造出一個有趣的玩意兒。也許造個會思考的機器,或者一個墨水瓶什么的。”

    洛基在微笑。不過在內心里,他皺起了眉。一切都開始得如此順利。不過,他只要保證伊特里和布洛克贏不了比賽就行了,眾神仍將從矮人那兒得到六樣寶物,西弗也將得到她的金發。他完全可以做到。他可是洛基。

    “當然,”他說,“我的頭嘛,沒問題。”

    山的那一邊,伊瓦爾迪三子正鑄造寶物。洛基對他們并不擔心。但他必須保證布洛克和伊特里不會贏、不能贏、不可能贏。

    布洛克和伊特里走進了工坊。里面很黑,僅被燃燒的炭的橘光照亮。伊特里揭起一張豬皮,將它放在熔爐上。“我一直保存著這張豬皮,就是為了這樣的關鍵時刻。”他說。

    布洛克只是點了點頭。

    “行,”伊特里說,“你來拉風箱,布洛克。一直拉就行。我需要這熱度,我需要始終一致的熱度。否則就沒法做成了。拉。拉。”

    布洛克開始拉風箱,將飽含氧氣的空氣送入熔爐的中心,這樣一來,一切都熱起來了。他干這活兒很熟練。伊特里在一旁觀看著,直到他對一切都滿意為止。他走出熔爐室,開始做他的寶物。他打開門的剎那,一只黑色的昆蟲展翅飛了進來。它既不是馬虻也不是鹿虻。它在熔爐室里不懷好意地飛了一圈。

    布洛克可以聽見伊特里在熔爐室外面用錘子擊打的聲音,時而在磨挫,時而在扭曲,時而在塑型,時而在敲打。

    那只黑色的蠅蟲——絕對是你見過體形最大、顏色最暗的飛蟲,它停在了布洛克的手上。

    布洛克雙手都在拉風箱。他沒有為了驅趕這只蠅蟲而停下來。蠅蟲狠狠地咬了布洛克一口,就咬在他的手背上。

    布洛克沒有停。

    這時候門開了,伊特里走進來,他小心地將熔爐中的作品拉了出來。這東西看起來是個巨大的野豬,豬鬃閃閃發著金光。

    “干得好,”伊特里說,“要是有一丁點兒太熱,或者一丁點兒太冷的話,這東西都不會成功,會變成浪費時間的活計。”

    “你也干得不錯。”布洛克說。

    那只黑色的蠅蟲停在天花板的角落里,因為痛恨和憤怒而嗡鳴不休。

    伊特里拿出一塊金子,將它放在熔爐上。“好了,”他說,“下一件寶貝會讓他們驚嘆的。一會兒我喊的時候,你就開始拉你的風箱,而不管發生什么,你都無論如何不能放慢節奏,也不能加快或者停下。這可是個精細活兒。”

    “明白了。”布洛克回答。

    伊特里走出去開始干活兒。布洛克等待著伊特里的信號,然后開始拉那架風箱。

    黑蠅若有所思地在房間里繞著圈兒,然后在布洛克的脖子上停了下來。黑蠅風度翩翩地繞過一注淌下來的汗水——因為從火爐里升起來的熱氣實在太燙了。它用盡全力咬上了布洛克的脖子。鮮紅的血和汗水混在一起,順著布洛克的脖子淌下來。

    伊特里回來了。他從火爐里取出一個熾熱滾燙的白色臂環,把它丟進石水池進行冷卻。臂環落入水中的瞬間,熱氣“嗤”地蒸騰起來。臂環冷卻下來,很快變成了橘色,然后是紅色,隨著溫度降低,最后變成了金色。

    “它叫德羅普尼爾。”伊特里說。

    “‘滴漏者’?這可是個有趣的名字,對一個臂環來說。”布洛克說。

    “不,這個不好笑。”伊特里說,并向布洛克解釋了這個臂環的神奇之處。

    “現在,”伊特里說,“有一件我早就想做的東西,它將是我的畢生杰作。但是這個需要更加精巧的做工。所以你需要做的就是——”

    “拉風箱,不停地拉風箱?”布洛克問。

    “對。”伊特里說,“這次這一點無比重要。不要改變速度,否則就全毀了。”伊特里挑出一塊生鐵。這是黑蠅(它是洛基變的)所見過最大的一塊生鐵了。伊特里把這塊生鐵扔進熔爐。

    他離開房間,并讓布洛克開始拉風箱。

    布洛克開始拉了,外間,伊特里捶打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同時,你能聽出伊特里在拉伸、塑型、彎曲和接合的聲音。

    黑蠅形態的洛基決定,必須來狠的了。伊特里的杰作必將受到眾神青睞,但如果太青睞,他就該掉腦袋了。洛基停在了布洛克的雙眼間,開始狠咬這位矮人的眼皮。矮人忍著眼睛的疼痛,繼續拉著風箱。洛基咬得更深、更狠、更絕望。血順著矮人的眼皮流下來,流過他的臉,讓他目不能視。

    布洛克瞇著眼睛搖頭,試圖趕開黑蠅。他把頭左右搖晃。他噘起嘴巴試圖向黑蠅吹氣。這都沒有用。黑蠅繼續咬他,這下,這個矮人除了血什么都看不見了。刺痛充斥著他的腦袋。

    布洛克倒數著,在往下拉到最低的時候,他的一只手松開了風箱,驅趕黑蠅。他的手迅速而有力,洛基差點兒沒能活命。布洛克重新抓住風箱,繼續拉起來。

    “夠了!”伊特里喊道。

    黑蠅晃晃悠悠地在房間里飛繞。伊特里打開了門,黑蠅飛了出去。

    伊特里滿臉失望地看著他的兄弟。布洛克的臉上血汗交融。“我不知道當時你忙著玩什么去了,”伊特里說,“但是你差點兒把一切都搞砸了。最后那一會兒,溫度忽高忽低。現在可好,它一點兒也沒有我希望的那樣精美絕倫。事已至此,也只能走著瞧了。”

    這時,洛基以自己的形態走進了大開的門。“怎樣,準備好比賽了嗎?”他問。

    “就讓布洛克去阿斯加德向眾神呈上禮物吧,順便把你的頭砍回來,”伊特里說,“我只想待在我自己的工坊里做做東西。”

    布洛克腫著眼皮看著洛基。“我真期待砍掉你的頭。”布洛克說,“這已經是私人恩怨了。”

    2

    在阿斯加德,三位主神坐在寶座上充當評判:眾神之父獨眼奧丁、紅胡子的雷神托爾,還有英俊瀟灑的豐饒之神弗雷。

    洛基站在他們面前,身邊是看起來很難分辨開來的伊瓦爾迪三子。

    黑胡子的布洛克沉思著站在一邊,他帶來的寶物就蓋在布下面。

    “所以,”奧丁問,“我們要評判什么?”

    “寶物,”洛基說,“伊瓦爾迪三子為你們帶來了禮物,為偉大的奧丁,為托爾和弗雷。伊特里和布洛克也帶了禮物來。由你們來評判決定,這六件寶物中哪幾件最精巧。我將先為你們展示伊瓦爾迪三子的寶物。”

    他將叫作岡尼爾的長矛展示給奧丁。這是一把美麗的長矛,上面鐫刻著錯綜復雜的如尼文字。

    “它能刺穿一切,而且只要你投擲,它就一定會擊中目標。”洛基講解道。畢竟,奧丁只有一只眼睛,有時候準頭難免欠佳。“還有一個妙處,就是任何以此長矛為證的誓言都會牢不可破。”

    奧丁舉起長矛。“這很精妙。”他僅僅說了這幾個字。

    “再看這里,”洛基驕傲地說,“是一頭燦爛奪目的金發。用純金制造。它能和穿戴者的頭皮無縫貼合,然后自然生長。它將會和真的頭發一樣自然、有活力。這可是千千萬萬縷金絲啊。”

    “讓我來試試,”托爾說,“西弗,過來。”

    西弗起身來到殿前,頭上裹著頭巾。她揭下了頭巾,眾神皆倒吸一口涼氣,驚訝于她光溜的粉紅腦袋。她小心地將矮人制造的黃金假發放在頭上,輕輕搖了搖她的頭。眾目睽睽之下,假發的底貼合到了她的頭皮上。西弗驕傲地站在眾神面前,比以往更加艷光照人。

    “真好看,”托爾說,“好手藝!”

    西弗甩了甩她的一頭金發,從大殿走了出去。她來到陽光下,向朋友們展示她的新頭發。

    伊瓦爾迪三子的最后一件禮物很小,它像布料一樣可以折起來。洛基將這塊布料放在了弗雷的面前。

    “這是什么?看起來像是絲巾。”弗雷毫不動容地說。

    “看起來是像絲巾,”洛基說,“但是你要是展開它,它就會變成一艘船,名叫斯基德普拉特尼。它的神奇之處在于不管去哪兒,它將永遠順風。它是你能想象的最大的船,但并不占地方,它可以被折疊起來。你看,像一塊布一樣輕巧,可以輕松放進口袋里。”

    弗雷十分動容,洛基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這可是三件絕妙的禮物。

    現在輪到布洛克了。他的眼皮還紅腫著,脖子上留著巨大蠅蟲咬過的痕跡。洛基覺得布洛克看起來太自鳴得意,尤其是在看過了伊瓦爾迪三子所呈現的精巧寶物后。

    布洛克將金臂環呈上奧丁高高的王座。“這個金臂環的名字是德羅普尼爾,”布洛克說,“每過九夜,它就會生出八個和它同樣完美的金臂環。你可以用它來嘉獎他人,或者將它們存起來,這樣你的財富就會一直增長。”

    奧丁檢視了一番,然后將臂環戴上,套在他的肱二頭肌上。寶物閃閃發光。“這很精妙。”他說。

    洛基記得這和奧丁對長矛的評價如出一轍。

    布洛克走向了弗雷。他呈上了一只有著金豬鬃的巨大野豬。

    “這是我兄弟為你做的金鬃野豬,它能為你拉戰車,”布洛克說,“它能飛奔過天空海洋,快過最快的駿馬。它的金豬鬃在黑夜中也能閃閃發亮,哪怕在再黑暗的深夜里,它的光亮都能照亮你,讓你看清周遭。它永不疲累,永遠不會讓你失望。它叫作古林博斯帝,金鬃野豬。”

    弗雷看起來非常滿意。不過,洛基想,那艘能跟一片布一樣折起來的魔法船難道不跟一只閃閃發亮的疾行豬一樣讓人滿意嗎?洛基的頭挺安全的。而布洛克的最后一件禮物,正是洛基早就搗過亂的那件,洛基當然知道這點。

    布洛克從布料下拿出一把錘子來,并將它呈現給托爾。

    托爾看了它一眼,吸了口氣。

    “錘柄有點兒短。”他說。

    布洛克點了點頭。“是的,”他說,“那是我的錯。我是負責拉風箱的那個。但請先別急著否決它,讓我來講講這錘子的獨特之處。它的名字是妙爾尼爾,雷電的制造者。首先,它堅不可摧——無論你使多大力氣用它去擊打其他的東西,這錘子都不會破損。”

    托爾看起來有點兒興趣。過去的這些年,他已經損壞了許多武器,一般都是因為他用它們去擊打其他的東西。

    “而且你投擲它的時候,永遠一擊中的。”

    托爾看起來更加感興趣了。過去的這些年,他丟了不少絕佳的武器,一般都是因為他將它們怒擲向什么東西而又沒扔準,他丟掉的很多武器就消失在遠方,再也找不回來了。

    “不管你多用力扔它、把它扔得多遠,它總會回到你的手中。”

    托爾開始微笑了。這位雷電之神不常發笑。

    “你可以改變這錘子的大小。它可以變大也可以變小。如果你想,你可以將它縮小裝進你的襯衫里。”

    托爾高興得直拍手,阿斯加德回響起了雷聲。

    “不過正如你看到的,”布洛克悲哀地總結道,“錘柄確實短了一截。這是我的錯。我的兄弟伊特里鑄造它的時候,我沒能不停地拉風箱。”

    “錘柄的短缺不過是美觀上的一個極小的問題,”托爾說,“這個錘子能保護我們、抵御冰霜巨人。這是我所見過的最精妙的禮物。”

    “它將保護阿斯加德。它將保護我們所有人。”奧丁贊許地說道。

    “如果我是個巨人,我也會懼怕手持那柄錘子的托爾。”弗雷也說。

    “不錯,它是一把好錘子。但是托爾,西弗的頭發呢?西弗那炫目的金發呢!”洛基略顯著急地問道。

    “什么?哦,我妻子的頭發挺不錯,”托爾說,“布洛克,現在給我展示一下如何讓錘子變大和縮小吧。”

    “托爾的錘子比我那精妙的長矛和精妙的臂環還要令人驚嘆。”奧丁說著點點頭。

    “托爾的錘子比我的船和金毛豬還要令人咋舌稱贊,”弗雷也承認,“它將守護眾神和阿斯加德。”

    眾神拍著布洛克的背,告訴他伊特里和他所呈上的禮物精妙絕倫,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太好了。”布洛克說。他轉向洛基。“所以,”布洛克說,“我現在能砍下你的頭帶回去了,勞菲之子。伊特里將十分高興。我們可以用它來做點兒有用的東西。”

    “我……我要贖回我的頭,”洛基說,“我可以用寶物跟你交換。”

    “我和伊特里已經擁有了我們需要的所有寶物,”布洛克說,“我們就是寶物的制造者。不,洛基,我要你的頭。”

    洛基想了一會兒,然后回答:“給你也無妨。如果你抓得到我的話。”然后洛基高高跳起,越過矮人的頭。轉瞬之間,他就一溜煙逃走了。

    布洛克看著托爾。“你能抓住他嗎?”

    托爾聳了聳肩。“我真的不太該這么干,”他說,“不過我挺想試試你給我的新錘子。”

    托爾很快就回來了,手中緊緊抓著洛基。洛基顯然非常惱火,卻也無可奈何。

    矮人布洛克拿出他的刀。“過來,洛基,”他說,“我要砍下你的頭。”

    “當然,”洛基回答,“你當然可以砍下我的頭。但是——我要求奧丁做主——如果你砍下了我脖子的一分一毫,那你就違反了我們的協議。我們的協議可只允許你砍我的頭,僅僅是我的頭。”

    奧丁向前傾了傾。“洛基說得對,”他說,“你無權砍他的脖子。”

    布洛克有些氣惱。“不砍他的脖子,就沒法砍下他的頭了。”他說。

    洛基看起來很得意。“你看,”他說,“如果大家都能想想他們語句的確切意義,他們就不會挑戰洛基——睿智無雙、聰明無匹、狡猾過人、明智之至、英俊帥氣、舍我其誰……”

    布洛克在奧丁耳邊說了些什么。“那聽起來倒也算公平。”奧丁同意道。

    布洛克做出了一條皮帶和一把刀,他用皮帶捆住洛基的嘴,試著用刀刃的尖來刺穿皮革。

    “穿不進去,”布洛克說,“我的刀切不進你的皮肉。”

    “這大概是因為我明智地事先做了防備,”洛基謙虛地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嘛。這是為了防止之前我那一套‘不能砍脖子只能砍頭’的說辭不奏效。我想現在沒有刀能傷到我!”

    布洛克低聲咒罵著又做出了一把錐子,那種做皮革的時候用的尖尖的金屬刺,然后他將錐子穿過皮革,從洛基的嘴唇上穿過去。最后他用牢固的線把洛基的雙唇縫在了一起。

    布洛克離開了,留下洛基的嘴被緊緊縫在一起,無法抱怨。

    對洛基來說,不能說話之苦勝過了將嘴唇縫進皮革。

    現在你知道諸神是如何得到他們的寶物的了。一切都是洛基的錯。連托爾的錘子也是洛基的錯。洛基就是這樣。哪怕在你最心懷感激的時候,你也是恨他的;而哪怕在你最恨他的時候,你也仍然要感激他。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怎样着湖北11选5